Site Overlay

过的好吗,爱的呢喃

我想回家,想再度成为家里的一份子。我想上大学,想学会如何变成一个成功的农人。然后,如果你允许的话,也许我可以和你一起种田。

站在讲台上,八岁的你,最后总结:在这个家时生活很轻松,很和谐,很可爱,
你的家很幸福,你很喜欢。

在一起,我不知道给你说些什么,我告诉你我现在过的挺好的,能基本在一个城市生活了,不饿着自己了,你却说帮帮你的妹妹吧。你还说,到老了,要让我养你,因为住在女儿家不是一回事。

但我还是留了下来。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后,我试着向他道谢,但他说:“你是个好孩子。你知道吗?我的大儿子逃家两年了——两年又15天。”他看着远方,然后说:“我希望有人也会好好地对待我的孩子。”

儿子,你不知道,护士把小小的你从你母亲身体里抱出,你不哭,整整的3分钟才有一声长长的哭泣,这短短的3分钟让我仿佛等待了一个世纪。


60岁的人了,还在为孩子忙碌着,不累吗?是否,真的累了。累了,就来我家里吧,看看我这10几年在外面的拼搏,看看我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窝了。这个小窝也是你的,因为没有你哪里有我呢?

我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,所以你无法回我信。但几天以后,我不知道要几天,因为我搭便车回家,我会经过农场。爸,如果你愿意让我回家,请让门廊的灯亮着。我晚上会在附近停留。如果灯没有亮,我会继续前进。如果门廊是暗的,我不会难受,我能体谅的。

是的,儿子,我们不会代替你走步和奔跑,但可以培养你的高贵品质和健康人格;我们不会撑控你的人生路程,但可以在你前进征途中注入理解,坚持,可以为你撑起自信、自强、自爱的天空。

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我看透的东西,这个世界上我有太多不懂的,这个世界上我有太多的欲望与诱惑了,男人与男人之间,我多想坐下来一起谈谈,可是我知道,不可能的,生活不是电影,生活也不是电视剧。

我不知该说些什么。他握了握我的手,温暖地对我笑了笑。

为了你不感冒,少感冒,不发烧,少发烧,整整的一个夏天,我们没有开过空调,只是准备了一台电风扇,慢腾腾的吹着。这城市郊区的乡村的蚊蝇特别多,怕你被叮咬,睡不安稳觉,我会用蒲扇赶着蚊子,不让它们惊醒你的美梦。只是,你还是睡不好,或者是贪念我和你母亲的臂弯,每天非要我们哼着不知明的小夜曲,在温暖臂弯中摇晃中才会睡去。就这一个夏天,我廋身了5公斤,以至于到现在,你母亲还在笑话我,这辈子也只有这次能减肥成功。

爸,如果有来世,别让我们做父子了好吗?做兄弟吧,我是哥哥,让我永远照顾你,你笨也好,聪明也好,我懂你也好,我不懂你也好,我会给你前进的力量。

我和父亲大吵过。当父亲在我的背后吼着:“如果你走了就不要再回来!”我便将一些东西丢进袋子里,生气地离开了。我的母亲放声大哭。在那之后数百个无法成眠的夜晚,我依然会看到她的泪水。

七个月的你,开始长出第一颗乳牙,那时我和你母亲兴奋的直呼:我们的儿子已经长牙了。

你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,说自己没有文化,说自己没有能力,说自己没有钱。村里人都说你是老实人,没有脑子,不走心的
人。 可是,有脑子的是什么样子的呢,没有脑子的人又是什么样子呢?

一辆大卡车减慢速度停了下来,我跑向前,坐了进去。

6个月后,去长沙做了一次复查,医生说,你的身体状态不错,那些不规则处正在慢慢合拢,心底的石头终于放下了大半。那时候,你的眼睛已很是灵动,你已经开始不满足我们居住的小屋玩耍,你的表达方式就是哭,大声的哭,于是,我们抱着小小的你,常常漫步在乡间的小路上,听取“稻花香里说丰年”的蛙鸣,欣赏乡村黄昏的美丽。很奇怪的是,溶入这自然风景中,你会很高兴,你会浅笑连连。直到今天,我和你母亲每天会牵上你的小手,沿着稻香的小径上,走上一圈子,漫步一阵子。

爸,我是你的自豪吗?

当我将信折好放进信封里,我顿时觉得轻松不少,就像重担从我肩上刹那间卸下一般。我把信放进衬衫的口袋,将我破旧的行李拖向路边,向经过的第一辆车竖起大姆指。在我得到答复前,还有好长的路要走。

我想谈我的工作,想说如何挣钱的,可你根本不能明白一台电脑怎么挣的比你一辈子挣的钱还要多呢?

然后,当大雨倾盆而下时,我们已经很靠近我父亲的农地了。我相当地清醒。门廊上会有灯亮着吗?我在黑夜及大雨中张大眼睛眺望着。突然,我们已经到了那里,我不能看,我不能忍受看了却看不到灯亮,我紧闭上双眼,心怦怦地跳着。

儿子,现在想来,如果我和你母亲的心有那么一点点自私,有那么一点点胡思乱想,意志有那么一点点不坚定,今天的你会在那里?还会不会在我和你母亲身边?即便只是想想,也是不寒而泣。

是啊,只会写自己名字的你怎么会明白这个现代的社会呢?

请将我的爱传达给妈及姐妹们。

五岁的你,你会亲切的招呼年迈老奶奶坐在你的座位上,你会缠着我要把你的零花钱捐给灾区的小朋友,你会在大街上若无旁人的拾起纸屑丢向垃箱……

爸,我是你的自豪吗?

亲爱的爸爸:

十个月的你,第一次直直站立,迈着摇摇晃晃的步子向我走来,小手飞舞着。

窝囊的人也好,善良的人也好,我斩不断彼此的血缘,我不能选择你,你也不能选择我。

“你到哪里去过了?”他问。

和往常一样,我推开你的房门,灯亮着,日记本滑落在地上。你卷缩着身子,安静的睡了,小脸上有甜甜的笑。我捡起日记本,里面夹着一张纸条,还有一笺小字:今天是父亲节,我不知道怎么向父亲表达,唯有心里祝福父亲永远健康,我不想看到父亲头上再增白发。

ok,让我先走吧。我怕,再几年,我不让你自豪了,那怎么办?我走了之后
,留下多少的生活成本才能让我走的安心呢?10万,100万?

孩子,回家吧!

站在讲台上,八岁的你,说述着你记忆中那些小小的事情,那些细微的画面:当你每次让座的时候,我们都会举起大拇指;当你第一次用你节约的零花钱捐给灾区小朋友时,我们会双手赞成;每天早晨我们会陪你会阅读半小时,每天黄昏会陪你散步半小时;每当他人有困难时,我们总会第一时间帮助……

到现在,我也不能猜测你心里在想什么,想要些什么。

这是我偶然在一本书上看到的,作者是美国作家福富吉,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那个专属他的旅程:

有时候, 我好累,
我好烦,就说我不会结婚的……你只是说,年龄这么大了应该结婚了,你还说你不会催我的……嘴上问了,却还说不催我……

已经超过一年了,我从东部旅行到西部。我做过无数的工作,没有一样工作赚得了钱。总是遇到相同的问题:你的教育程度如何?看来大家总是要把好工作给有大学学历的人。

儿子,你不知道,你来到人世间最初的72个小时,给我和你的母亲带来是痛苦,绝望。直到今天,我和你母亲都不愿意轻易触碰那段起伏不已的过往。

这几天老在做梦,梦见你突然走了,连让我打电话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